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粉红的肉缝】作者:不详
【粉红的肉缝】作者:不详
               粉红的肉缝


字数:16530字

  明穗的声音没有离开嘴。两个人的身体前面接触。上水流能透过衣服感受到明穗胸前的隆起。

  「我可以跟你贴面吗?」

  上水流在明穗的耳边悄悄说。

  「贴面,是那种要搂脖子,把脸贴在一起的那种事吗?」

  「是的,来到舞厅,不跳贴面舞太没意思了,真田小姐,可以吧……」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我就是想这样才开始跳舞的。」

  明穗用双手搂抱上水流的脖子,脸颊贴在一起,身体密结。很当然的,明穗的神秘部分接触到上水流胯下隆起的部分。

  「你和太太也跳贴面吗?」

  「开始时还不肯,可是现在她會主动的要求了。」

  「哦,原来美芳會这样。」

  明穗完全没有跳贴面舞的经验。明穗觉得上水流是有意把胯下的东西挺过来。上水流的那个东西开始膨胀。

  明穗当然能感觉出来,在这刹那明穗的身体立刻火热起来,因为想起美芳说的话。

  「我先生的那个东西特别大,用手握不过来。」

  确实,上水流隆起的部分相当大。能从接触中感觉出来,上水流把挺起物轻轻旋转。

  「你这样……我會受不了……那样也可以吗?」

  「当然可以。以後的事就交给我吧。」

  「真的可以吗?」

  「当然。离开这里就去旅馆,好不好?」

  「可是,你太太……美芳她……」

  「我们两个人守秘密就不會有问题。所以,可以吧?」

  「好……带我去旅馆吧。」

  明穗说话时,呼吸已经有一点急促,而且下腹部像火烧一样热,肉洞几乎要流出蜜汁。上水流的一条腿伸入明穗的双腿之间,在她的阴部摩擦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从明穗的红唇发出湿润的声音。三角裤里的阴部开始蠕动。

  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快带我去旅馆吧……」

  「已经湿了吗?」

  「是……再这样弄下去……會流出来的。」

  「真田小姐,你好像特别敏感啊。」

  「好像是那样的,很快就有性感,那里就湿了。」

  「这一点和美芳很像。」

  「原来美芳也很敏感。……」

  「只是把气吹在她的脖子上,她就受不了。你怎麼样?……」

  温湿的呼吸吹在明穗的脖子上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明穗仰起头,露出雪白的喉咙。

  「你好像也是很敏感的人呐。那麼,我们现在就去旅馆吧。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上水流把脸贴在明穗丰满的双乳之间。特别柔软光滑。上水流用手摸一个乳房,用舌头在另一个乳房的根部舔。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舒服……」

  美妙的感觉使明穗成熟的肉体扭动。上水流能感觉出明穗的乳房受到爱抚後,开始变硬。上水流好像要把那里揉开似的,让手指陷入肉里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明穗抬起屁股。这时候上水流的舌头慢慢向乳头的方向舔去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继续摸吧……」

  上水流把乳头含在嘴里,然後用上下嘴唇交互活动。在可爱的乳头上摩擦。
  快感像箭一样地射在女人的心。

  乳头在颤抖中增加硬度。

  对乳房的刺激會引起性器的兴奋。在阴毛下的花园,已经充血变成红黑色,涌出甜美的蜜汁。

  上水流用牙齿轻轻碰时,明穗皱起眉毛发出呜呜的哼声,用手指捏弄另外一个乳头时,明穗的哼声变成呜咽。

  上水流的爱抚转到明穗的下腹部。以胸部做起点开始的快感波涛,袭击有黑草围绕的肉洞,那样已经成为水湖。

  上水流用手掌把阴毛从下向上抚摸。舒服的感觉使明穗衬馣. 男人重覆这样的动作。

  「真田小姐,你的毛很多,美芳的毛也不少,但你的比她的更多。」

  「求求你,不要拿我,和你太太比……女人是,是不喜欢这样比的……」
  「哦,对不起。」

  上水流用手把整个性器包围,觉得那里热热的,便在洞口增加手指的压力。
  「唔……」

  明穗发出哼声。从手指间溢出蜜汁。慢慢增加压迫的力量时,明穗发出尖锐的声音,屁股开始上下摆动。

  她的性器已经开始紧张,洞口也夹紧。上水流把阴毛拨开,看到充血成暗红色的肉片,同时在上端能看到还在包皮里的肉芽。

  上水流的舌头在那里轻轻扫过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明穗的屁股颤抖,上身向後仰。上水流用手指拨开肉缝,露出构造很复杂的内性器。上水流把肉芽的前端含进嘴里,然後用舌头摩擦肉芽。阴核很快膨胀,露出肉的珍珠。把珍珠放在嘴里吸吮时,明穗发出尖叫声,手脚都开始飞舞。
  上水流一面舔阴核,一面把手指插入肉洞里。洞内溢出蜜汁,像火烧般的炽热。插在肉洞里的手指开始扭动。

  随著手指的活动,肉壁受到刺激,在黏膜上产生性感电流。

  「唔……好强烈的夹紧力……」

  夹紧手指的力量使上水流感到惊讶。

  上水流一面挖弄缠绕在手指上的肉,一面向深处插入。强烈的感觉贯穿子宫。
  「啊……那里,最舒服……还要用力摩擦……」

  这时候,明穗已经完全没有对美芳的愧疚感,只想尽情的享受快乐。

  「我听美芳说,你已经有几次性交经验了。」

  「啊……她把这种事也告诉你了……」

  (我求她不要把这些话告诉上水流,还把我的性经验告诉他,那是什麼心理?……)

  明穗有一点生气。她既然这样,我也會!……但,还是没有那样做。明穗是教师,不能因为别人这样,她也一样。

  「那麼,已经知道性交的快感罗?……」

  「最近才……知道……啊……就在那里用力压吧……」

  「一根手指好像还不够,改用两根吧。」

  上水流把第二根手指插入肉洞里。明穗的膣还像少女一样很窄小,因此对黏膜的摩擦度也很强烈。上水流用两根手指在肉壁上揉搓,又大量流出蜜汁。
  「还要用力……啊……唔……」

  明穗好像呼吸都困难了。

  这时候,上水流拔出手指後,立刻把明穗的双腿扛在肩上,右手扶肉棒,顶在肉洞口上。就这样用力时,肉洞的口张开很大,把美芳引以为荣的大龟头吞进去。

  在这刹那,明穗觉得听到自己的肉被撕裂的声音。这种感觉是过去的男人所没有的。

  上水流轻轻摇动屁股向里挺入。那种压迫感已经达到内脏。

  「啊……好厉害……啊……太紧了……」

  明穗皱起眉头扭动屁股,他的龟头已经达到洞底,可是巨大的肉棒还有几公分露在外面。

  「你的,实在太大了……本,本来是,想吞入……到根部……」

  因为这样是没有办法压迫到明穗的耻丘,使她觉得美中不足。

  上水流用直达子宫的肉棒在里面抽插。明穗的头向後仰,用力摆动扛在上水流肩上的脚。子宫不停的受到冲击,悦美的麻痹感包围她……。

  在应该没有人的理科实验室里,好像有人说话。真田明穗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时间是下午五点多钟。明穗在离开学校以前一定會去洗手间。

  现在就是走出洗手间,准备回教职员室。明穗在实验室前停下脚步,把耳朵靠在门上。果然里面有说话声。而且,是男人和女人的声音。

  「给我看好不好?」

  「不要,羞死人了。」

  「你不是喜欢我吗?」

  「喜欢,喜欢得不得了。」

  「那样给我看有什麼关系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还可是什麼?」

  「可是当面说要看,女孩會感到难为情的。」

  「可是男人就喜欢看女孩的那里,你明白吧。」

  「我明白。可是,一定要现在在这里看吗?」

  「嗯,不然我可能就會不喜欢你了。」

  「啊……你是骗我吧……真的吗?门野……你不能讨厌我……」

  「那就给我看。」

  「真的这样想看吗?好吧,反正有一天要给你看。就给你看吧。可是,只能看,被老师看到,就不好了。」

  「知道了,我只是看而已。」

  明穗在门外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,知道那个叫门野的男学生向女生要求什麼事。觉得看情形要进去阻止才行。

  明穗轻轻推开门向里看,看到那个女生的面孔。

  「她是……」

  明穗感到惊讶,原来这个女生竟然是明穗班上的赤城都子。她在班上属於性格很老实,也不爱出风头的人。

  没有想到这样的赤城都子會爱上异性。

  「你把身体转过去,好不好?你看到我就不好意思脱了。」

  「好……」

  男生转身过去。都子稍许撩起裙子的面,用手准备拉三角裤。因为羞耻感使脸色红润。

  「她是真的要脱了。」

  明穗不由己的吞下口水。

  「不能出差错,要阻止他们……」

  明穗虽然这样想,但有淫荡性格的明穗,很想看到都子的阴部是什麼情形,因为有这样的心,就没有推开门进去。

  明穗继续以那种状态看里面的情形。都子脱下三角裤时,男生立刻抢过去放在鼻子上闻。

  「这个就是你那里的味道……很好闻……」

  「不要做这种事。」

  都子脸色通红的抢回三角裤藏在身後。

  「你干什麼?我还想闻的。」

  「刚才没有说要闻三角裤的味道。羞死了……」

  「闻味道在男人来说是当然的事,好吧,快把裙子撩起来了。」

  「还是怕羞……」

  「你说这种话,我真的會讨厌你了。」

  「啊……不能讨厌我啊……」

  「那麼就快给我看。」

  「好,给你看。」

  都子红著脸慢慢拉起裙子,首先露出膝盖,然後慢慢露出很丰满的大腿。
  听到男生吞下口水的声音。明穗能了解需要在异性面前暴露出性器的强烈羞耻感。明穗本身第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裸体时,羞得差一点没有昏过去。不过,都子好像十分爱这个叫门野的男生。

  看到都子的样子,明穗不得不想到爱上男人的女人为什麼會听男人的话。
  大概在女人心里有强烈不愿被抛弃的心理。而男人會巧妙的利用。

  「你不要把眼睛瞪得那样大,我快羞死了。」

  「不要装模做样,一下子就拉起裙子吧。」

  男生做出拉起裙子的动作,同时催促。明穗对不肯理解女孩羞耻的门野,感到生气。

  大概是在忍耐羞耻感,都子咬紧可爱的嘴唇。

  男生好像等不及了,蹲下去从下面向裙子里看。

  「你坏……」

  「我想看得不得了,有什麼办法?」

  裙子已经拉起相当高了,露出性器的下端。不要说是那个男生,连明穗也凝视女生的那个部分。随著裙子向上拉,那个难为情的部分全部露了出来。

  这时候男生吞下口水的声音也显得很淫猥。都子暴露出来的东西有黑色的阴毛覆盖在上面。

  「你的毛真多啊,根本看不见肉缝。把毛拉开。」

  「什麼?还要那样做吗?」

  「当然,我想看的不是毛,是肉缝。」

  「我知道,可是让异性看这个地方,真的很害羞……」

  都子轻轻说著,用手指把毛中下向上拉开。门野瞪大眼睛看。在拉起的阴毛下,象徵少女的肉缝好像很羞涩的暴露出来。

  忍受羞耻的都子呼吸很急躁。

  「看到了。」

  「……你不要这麼大声,被……被老师听到了怎麼办?……」

  「好吧。」

  肉缝露出一半,发出鲜艳粉红色的光泽,完全是少女的象徵。

  暴露出来的花瓣丰满的隆起。尤其靠在一起的阴唇显得很厚。

  「这就是女孩的性器……从这里开始……到这里结束……」

  「哎呀,……你,不要那样,向里看……我會更害羞了……」

  「你的相当隆起。……记得在书上看到,耻丘隆起是发育好的关系,你大概就是这样吧。……」

  门野的脸靠近少女的下腹部,鼻尖几乎要碰到。少女胯下的味道刺激他的嗅觉。

  「真是好味道……」

  男生不停地闻。

  「啊……羞死了……」

  「阴核应该在这里吧。能不能让我看一看?」

  「什麼?说好只能看的……」

  「是啊,我只是看一看。我保证不會把手指插进去的。所以,你打开那里,我想看看里面的样子。」

  「我没有看过其他女孩的,不过,……我的阴核,好像比较大的样子……」
  「真的吗?」

  都子用手指把肉缝向左右拉开,里面的小阴唇还是紧紧闭合。就在花瓣的會合点,有门野想看的阴核,可是还没有隆起。

  「原来是这样的,和书上的图解一样。不过,这样是不能知道大不大。……可是你说會大,表示说你有过手淫了吧。……」

  「我……我,才不會做那种可耻的事。……」

  「你说谎。没有手淫怎麼知道會很大?你每天都手淫吧?!」

  「那有『每天』!还没有过几次呢!」

  「看吧!果然有过手淫了。」

  「啊!……我说出来了,真羞死人了……」

  「我要看你的阴核有多大,你就手淫吧。」

  「不!在你面前……我无法做,那种事啦。……」

  「你做不到?我来给你做。」

  「不用了!!……如果,如果我拒绝的话,你……會讨厌我吗?」

  门野点头。

  「是吗?……好、好吧。……」

  都子这样说完後,就把手指放在阴核上。明穗看到这种情形,对门野还會要求什麼感到不安。根據明穗的经验,男人绝对不會看到就满足,一定會要求最後的行为吧。

  那也是男人的生理。高中生的学生,身体已经和成年人一样。门野必然不會因为「看」而满足。如果要求最後的行为,身为教师就必须加以阻止。

  少女把手指放在肉芽上,露出羞涩的表情慢慢开始活动。门野看手指的活动,眼睛也没有眨一下。就是明穗也一样。

  「原来是这样啊。和揉搓阴茎一样嘛。……」

  「不要说、那样的话啦……啊……羞死人了……」

  少女的脸羞得通红。站在门外的明穗也听到男生急迫的呼吸声。都子细白的手指在阴核上摩擦。本来只是一条皱纹的阴核,受到刺激後逐渐增加体积。
  都子对性器产生的快感,皱起眉头忍耐。

  「都子,你把手拿开,我想看变成多大了。」

  「……好吧。」

  少女的手指离开,刚才还是皱纹状的阴核,现在已经膨胀,前端微微露出。
  门野凝视,呼吸急促。

  「……我,可以摸一下吧?」

  「不行!……说好,只能看的……」

  都子马上用手盖在性器上。

  「碰一下阴核有什麼关系嘛。真是的!」

  「……你是不是又想说,……不给你摸,就要讨厌我?」

  「那还用说吗。」

  门野把勃起的阴核放在手指上,有小手指甲的大小。

  「看、看好了吧?……羞得我都快要发疯了……」

  「再让我看一會儿。可以吧,都子?」

  「嗯。……真的、只能再看一會哦。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啦。你拉开小阴唇吧,这次我想能全部都看到。」

  「……好吧。你一定要看……就,就给你看好了。……」

  都子好像大概知道无法拒绝,很顺从的答应了,用手指把花瓣向左右拉开。少女的肉洞张开嘴,门野瞪大眼睛向内性器看。

  那里,完全是红色的。

  「这里也和图解一样。……不过,女人的真复杂啊。啧啧。……一个洞里有这麼多的器官。那是尿道口,下面就是女阴插入阴茎的膣吧。」

  门野自言自语,还不停地点头。

  这时候,门野大腿根上的东西,可能已经勃起脉动了吧。明穗推测少女也因为被看到的羞耻感,反而引起性感来了。

  都子咬紧牙关,肩头微微颤抖。这时候明穗关心的是门野會采取什麼行为。
  尽管很兴奋,在教室里大概还不會发生性行为吧。照一般常识是应该如此,但不知兴奋的门野,还有没有克制情欲的理智。

  没有能克制的保证。看到女人的性器,哪有男人不产生情欲的。明穗在那里所见到的门野已经非常兴奋了,就这样下去,门野一定會要求性交。

  明穗紧张的继续守望门野的行动。门野没有动,继续看性器的内部。

  随著少女的呼吸,鸡蛋型的肉壁发生蠕动。那种样子使门野觉得好像是有生命的东西。

  「……你已经,看好了吧?……」

  门野没有回答,还在凝视女人的性器,明穗在心里祈祷,希望门野什麼也不要做。

  如果要求性交的话,明穗就必需进去阻止。

  可是这样一来,他们就知道被教师的明穗看到。

  结果他们會怎麼样呢?尤其是女生的都子,一定會受到很大冲击,很可能會退学吧。……明穗想到这里,只有祈祷门野做到这里为止。可是门野已经产生强烈的性欲。

  也就是说,已经达到只是看过不能满足的状态,如果把自己的肉棒插入眼前的肉洞里,不知道會有多麼舒服。只是这麼想,门野就觉得很紧张。

  门野在心里想,可不可以在这里干。可是随时都可能有人来这里。幸好,他还有理智能想到这里。

  「……你穿三角裤吧。」

  「看完了吗?……」

  明穗听到後松一口气。

  正在写黑板的明穗停下来回头看,因为听到很奇怪的声音。

  「那是桑笠的鼾声。」

  女生小声对明穗说。

  「让他睡吧,桑笠那小子打工打累了。」

  男生说。

  「他打工?……」

  「他的父亲生病住院了,所以他在打工。」

  「原来如此,老师还不知道呢。但上课时睡觉还是不好,會干扰别人吧。」
  「老师,没关系,我们不會在意的。」

  「可是,别人的想法不一定和你一样啊。教室不是属於他一个人的,是大家的。所以,不能给他特别待遇。」

  「没有想到老师这样严格呀。」

  「这不是严格,我只是把不可以的事说『不可以』而已。做老师的必需要对全体的学生公平,你明白吧。」

  明穗向趴在桌子上打鼾的桑笠走过去,然後在他肩上轻轻敲几下。可是睡熟的桑笠没有醒过来。

  「你醒一醒,现在在上课哦。」

  全班的视线都在看明穗和桑笠。

  「快点,快点醒来喽。」

  明穗在桑笠的耳边拍二、三下手,这样一来,终於醒过来。桑笠眨眨通红的眼睛看四周。

  「你下课後到教职员室来找老师。」

  「是……」

  桑笠知道为什麼被叫去教职员室的理由。

  「你坐下吧。」

  明穗让来到教职员室的桑笠坐下。桑笠注意四周教师的眼光,战战兢兢地坐下。

  「听说你父亲住院了?」

  「是、是的。」

  「你是没有母亲了?」

  「是。跟男人离家出走了。真是难为情的事……」

  「那,後来就和父亲两个人……」

  「是的。做饭和照顾父亲的事也是我做。……」

  「真能干呐。……听说你还代替父亲打工?……」

  「不然,就没有办法生活了。」

  「所以上课时就打瞌睡了?」

  「对不起。」

  「可是每天都打瞌睡,會影响功课吧。」

  「是啊。……」

  桑笠抓抓头。

  「你父亲的住院會很长吗?」

  「听医院说,要准备半年的时间。……」

  「那是相当长啊。那麼,在这段时间就要打工喽?」

  「是。……」

  「那,……你的大学怎麼办呢?」

  「我是想上大学啊。可是……大概不大可能了吧。」

  桑笠露出忧郁的表情。

  「老师是希望你上大学啦。……呃,老师如果有钱,愿意帮助你。可是靠老师的一点薪水,实在没有办法啊。」

  「老师,不用为我担心。从明天起我不會睡觉了。……」

  「……对了!老师去给你做饭,还给你打扫好了。」

  「老师,不用了,真的不用了。」

  「没有关系的,老师很想支援一个在努力的人。就这样决定吧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就从今天开始吧。」

  「老师,真的可以那样吗?……」

  「你打工几点回来?」

  「八点左右。」

  「钥匙怎麼办呢?」

  「我會放在信箱里。」

  「那,就从今天起,我會给你做饭和打扫房间。」

  「真不好意思,老师。……」

  「没有关系。我还要给你补习功课呢。」

  「……老师真爱护学生啊。」

  「老师是把大家看成亲弟弟或亲妹妹一样。所以你们有困难时,可以找老师商量,老师會尽全力帮助的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对了,你有喜欢和不喜欢吃的东西吗?」

  「没有。」

  「知道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」

  明穗离开学校後,先去超级市场买东西,然後去桑笠家。

  「好像盖好房子没有多久。是不是还有分期付款?如果没有付完,事情就严重了。……」

  明穗不由得想到这里。

  打开信箱拿出钥匙。打开门进去时,不知道他是学校导师的邻居们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  明穗进去後,立刻开始做饭。

  「饭是做好了,还有一个多小时他才回来。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打扫房间。……」

  明穗把楼下打扫完毕以後,把吸尘器拿到桑笠的房间。里面果然凌乱。明穗从书桌开始清理。

  看房角的床舖,棉被堆成一团,快要掉下去。明穗当然过去整理。就在这时候,有什麼东西掉在脚下。

  明穗低头看,原来是一本书。可是看到封面就吓了一跳,因为那是男女性交的写真集。

  明穗拿起来看,每一页都是性交的场面。

  「……他看这种东西,一面看一面手淫吗?……」

  如果明穗没有过性经验的话,大概不敢看这种书。可是现在的明穗不但没有感到羞耻,相反地身体因兴奋而火热起来。

  照片里的女人把粉红色的玉门张开,吃进男人的东西,也有露出陶醉的表情舔象徵男人的东西。

  明穗觉得自己身体里淫荡的血液开始沸腾。形成这种状态时,明穗每一次都會产生强烈的性欲。

  「啊……好厉害……真棒……」

  兴奋的明穗已经忘记打扫房间,拼命地看写真集。强烈的性欲使她的眼睛冒出血丝,呼吸急促。连桑笠已经回家都没有发觉。

  「老师,你在我的房间做什麼?」

  听到桑笠的声音,明穗才惊醒过来。

  「你回来了!……」

  惊讶的同时,手里的写真集也掉了下去。

  「……啊,老师,你在看这个?」

  「……桑笠,你是看著这个在手淫吧。」

  已经有欲火燃烧的明穗,这样露骨地问。

  「什麼?」

  桑笠听到女老师这样坦白地问,脸色立刻红了。

  「手淫了,是不?」

  桑笠只好点头。

  「你每天看著这个手淫,那麼,有没有性交经验?……」

  这一次桑笠摇头。

  「想吗?」

  桑笠点头。

  「……你想不想试一试?」

  「这……」

  对明穗大胆的岗鞟桑笠的心脏都快要爆炸。

  「老师是不希望你看这种写真集。男人当然會有兴趣,不过,我希望你能专心用功,等到进入社會再考虑性的问题。可是,就这样要你不手淫,大概也不可能。所以我想,让你经验一次性交,大概就没问题了。……」

  「老师……」

  「你能放弃手淫吧?」

  「老师说这样的话,是认真的吗?」

  「你究竟要不要?」

  明穗一面这样说,一面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。桑笠的眼睛盯在她的手指上。
  「你能答应吗?」

  桑笠用力点头。

  明穗的眼光看到桑笠的下腹部时,那里已经高高隆起。

  「你也脱了吧。」

  「……真的可以和老师性交吗?」

  桑笠一面问一面开始脱衣服。明穗把最後一件三角裤脱去後,躺在床上分开双腿。

  「你用小鸡鸡的前端在那肉缝上摩擦吧。」

  明穗用自己的手把肉缝分开。桑笠向那里凝视。激烈的性欲使那里的肉变成暗红色。

  赤裸的桑笠就照明穗的话,把龟头顶在肉缝上。男人和女人的性器接触。在这刹那,年轻桑笠的肉棒已经白热化。

  「……现在,顺著肉缝滑动龟头吧。」

  桑笠面对真正的女人性器,身体开始颤抖。比照片上看到的还要性感。桑笠让自己的龟头在肉缝上滑动。

  舒畅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到两个人的性器上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两个人都叹息。

  「还要用力摩擦……」

  明穗抬起屁股後开始上下摇摆,溢出蜜汁。受到摩擦的肉缝淫秽地膨胀,开始蠕动。

  「啊……用力摩擦吧……啊……」

  桑笠在阴茎上用力时,龟头陷进肉洞里。

  「老师……进去了……」

  「插进来吧……啊……」

  明穗高高地挺起屁股,肉洞更深入,花瓣被顶开。

  「啊……呜……」

  在性器上产生强烈快感。

  推开洞口的肉棒,向膣口侵入。龟头开始在黏膜上摩擦。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
  明穗皱起眉头,发出快乐的哼声。本来明穗做梦也不會想到,會和学生的桑笠发生这种关系。如果没有在桑笠的房间看到色情写真集,也就不會这样性交了。
  第一次性交的桑笠,那种舒服的感觉已经使他进入忘我状态。他一面看结合的部分,一面继续向里面挺进。洞口的夹力使火热的肉棒产生舒服的压迫感。
  看到分开的肉洞口上端,阴核很性感地露出头。明穗上下活动屁股时,阴茎很快完全没入。

  随著插入的深度越来越深,快感也随著增加。从洞口溢出的蜜汁流到會阴和菊花上。

  明穗知道阴茎已经完全进入後,抬起双腿勾住桑笠的腰,把结合部分用力在桑笠的耻骨上摩擦,这时候产生无法形容的快感。

  「啊……你动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桑笠听到以後开始抽插。当阴茎前进後退时,明穗在自己的黏膜上感觉有强烈的抽搐,於是明穗也开始扭动屁股。

  从性器发出淫靡的噗嗤噗嗤的摩擦声。

  阴唇翻转,露出红色的耻肉。明穗开始狂乱,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妖艳地扭动裸体。汗珠在她身上发出光泽。没有任何技巧的猛烈抽插使明穗产生麻痹感。
  桑笠射精。火热的精液喷到子宫上。

  「还不要拔出去……我们,再来一次……可以吧……」

  明穗双腿用力勾住桑笠的腰,不让他拔出去。

  秋天的日子很短,到六点时天色已暗。

  今天没有月亮,所以一片黑暗。真田明穗急急忙忙走回公寓。和隔车站的那一边有很多商店和人家,可是明穗住的公寓这一边却有很多绿地,人家也稀少。
  「就是贵一点,也应该租别的房子啊……」

  明穗自言自语地回头看。没有人,明知没有人还是忍不住要回头看。到公园时,这样的次数更增加。

  天黑了也有关系。

  「这里还是跑过去吧。」

  明穗开始小跑步。这时候突然有一个黑影子冲出来挡在明穗前面。

  「啊!……」

  明穗倒吸一口气,产生强烈恐惧感,准备闪开他向前走。可是那个黑色影子随著明穗移动,让她不能向前进。

  明穗发现这种情形,更感到恐惧。

  「请让一让。」

  明穗想这样说,但发不出声音,吓得牙齿卡吱卡吱响。那个黑影突然移动,明穗立刻觉得自己的手臂被抓住。

  「哼……」

  从明穗的嘴里发出气球泄气般的声音,恐惧的状态达到顶点。抓住明穗手臂的手更用力。明穗直觉地知道那是男人。就这样明穗被拖进公园的树林里。
  「你……你想做什麼?……」

  明穗勉强说出这句话。对方仍旧没有说话。男人把明穗推倒仰卧,明穗倒在枯叶和草上。

  在这同时,裙子被撩起到胸前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明穗急忙想拉下裙子,但她的手被粗暴地挡开。三角裤一下子就被拉下去。
  (要被强奸了……)

  明穗的身体开始紧张。凉凉的秋风从暴露出来的阴部吹过去。

  双腿被分开。明穗想夹紧大腿,可是男人用录h熏ㄕ瞴C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
  明穗自以为大声喊叫,但她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。明穗的双手拼命挣扎,但也是心理那样想,实际上好像被捆绑一样,一点也不能动。

  这时候,明穗感觉出在暴露出来的肉缝上,有滑溜的舌头压上来。在这刹那明穗产生恶寒,身体不由得颤抖。

  明穗在心里想「已经完了」,只好闭上眼睛。男人的舌头开始在肉缝上活动,产生奇特的感觉。男人的舌头顺著肉缝来回游动。

  下腹部开始火热。压住她大腿的手,开始在柔软的大腿根上抚摸。

  「唔……啊……」

  从明穗的喉管里挤出哼声。就是拼命忍耐,也會自然地扭动腰肢。

  「嘿嘿嘿……有性感了。」

  男人用粗哑的声音说。大概是看到明穗的腰不停的扭动,做这样的判断。男人还在不停的舔,使阴唇充血,开始膨胀。

  明穗感觉出自己的胯下模糊的亮起来。原来是男人拿出手电筒照射明穗的阴部。

  在手电筒的光圈中出现的明穗的性器充满性感的美,更煽动男人的性欲。男人还继续在那里舔。

  敏感的性器开始有了反应。

  (被强奸时还有性感……女人怎麼會这样……啊……)

  男人的脸改变方向,像吹横笛一样的对著肉缝,把阴唇含在嘴里。明确的感觉出玉门在膨胀。

  男人用嘴唇压迫明穗的性器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明穗忍不住发出哼声,身体里冒出快感。在肉洞深处分泌出来的蜜汁向洞口溢出。明穗不想有快感,但肉体还是有强烈性感。

  男人抬头後,把肉缝分开,用手电筒照射,把洞里的神秘全暴露出来。
  「啊……不要照……羞死了……」

  明穗用手盖在脸上。有生以来第一次男人用手电筒看她的内性器。

  「女人的阴户什麼时候看都好看,没有看腻的时候……」

  男人露出淫邪的笑声,在男人视野里的内性器像动物一样蠕动。

  「嘿嘿嘿,想要我的大家伙了吧。我知道我知道,马上就给你插进去啦。」
  男人解开腰带,然後把长裤和内裤一起拉下去。立刻冒出浮起青筋的肉棒。
  男人用左手把明穗的一条腿高高抬起,用手握住肉棒,把头部塞进去。
  肉洞涨开,阴唇的边缘隆起。

  「噢……」

  明穗抬起腰发出哼声。肉洞向里侵入,洞里产生强烈快感。

  「你的阴户很紧,还要用力夹紧。」

  当明穗的身体扭动时,枯叶发出乾燥的声音。男人想一下子把肉棒插到底,所以用力插入时,明穗皱起眉头发出狂乱的声音。

  「嘿嘿嘿,进去了,进去了。」

  男人看到自己的肉棒进入花园里,发出兴奋的笑声。

  随著男人的东西深深进入,明穗逐渐忘记现在是被强奸的事。快感像一枝箭刺在子宫上。

  「夹紧!把肉棒夹断也没有关系!」

  最後男人用力时,剩下在外面几公分的肉棒也完全进入。男人叹一口气。在肉洞里的肉棒不停的脉动。

  「啊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明穗忍不住发出性感的声音。当阴茎插入时,明穗只有狂乱的份了。

  女教师的尊严已经不存在。

  现在只有一件事,就是尽量地享受快感,肉洞里又猛然缩紧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男人发出哼声。强烈的压迫感使男人感到惊讶。如此强烈的收缩还是第一次。每收缩一下,男人就哼一次。

  明穗已经陷入快感的漩涡里。现在已经没有被强奸的感觉。这时候男人开始做活塞运动。

  火热的肉棒开始缓慢前进後退。肉洞里充满舒畅的摩擦感。活塞运动的速度逐渐加快,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。

  男人有出类拔萃的技术,尤其是後退时,一直退到洞口。

  巨大的龟头冠在洞口强烈摩擦,明穗的肉体疯狂的跳动。强烈的快感使明穗感到呼吸困难。

  「你也要扭动屁股。」

  明穗听到男人的话,就开始扭屁股。男人前进时,明穗就抬高屁股;後退时,明穗也放下屁股。这样的动作配合的天衣无缝时,快感就更强烈。

  从肉洞不停地发出芳香,流出蜜汁。男人在性交中一直自言自语地说著听不清的话。

  男人的动作开始变猛烈。女人的身体受到震动。不久後强烈的摩擦使阴唇产生刺痛感。虽然如此,明穗仍旧配合男人的活塞,不停地摇摆屁股。

  明穗的全身,被甜美的快感包围。

  「啊……要泄了!」

  没有人知道在公园的树林中展开强烈的性宴,只有秋风知道。

  「今天的恳谈會就到此结束。」

  经过家长會长猿渡的致辞,这一天的會议结束。猿渡过来在明穗的耳边悄悄说:

  「真田老师,下一次开會还會请你来,到时候还要拜托你了。」

  猿渡的眼睛露出淫秽的笑意。明穗低头没有回答,恨不得马上就断然拒绝。下一次来还不知道會向她要求什麼事?那一次的羞辱想忘记也忘不了。不过,仔细想一想,有很多奇怪的地方。

  在参加家长會的前几天,在街上有一个叫照屋的男人向她搭讪,把她带去旅馆。从旅馆出来时,不知被什麼人拍了照。

  而那张照片,不知为什麼又到猿渡會长的手里。根據猿渡的话说,是匿名寄来的,可是事情未免太巧了吧。

  猿渡就利用那张照片,强迫明穗做出最难为情的撒尿行为。全部过程实在太巧合,會不會是什麼人安排好的事?回想起来,一定是事先计画好的,明穗凝视猿渡的背影。

  (他这种人一定能做得出来!……)

  不想再出席家长會。想起要陪猿渡那种人,身上就起鸡皮疙瘩。

  想拒绝,但猿渡一定藉那张照片不答应。只要照片在猿渡手里,明穗就无法拒绝。

  猿渡当然也知道这种情形。明穗现在後悔轻易答应照屋的诱惑。猿渡只要有机會,以後还是會要求明穗的肉体。

  明穗在心里想,做猿渡的玩具,还不如辞去教师的工作……

  不过,实在是被可怕的人看上了,对明穗来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。

  「真田老师,你怎麼了?脸色不太好……」

  这样说话的是副會长时任。

  「哦……」

  听到突然有人搭讪,明穗紧张一下。

  「你不舒服吗?」

  「没、没有……我在想一件事。」

  「那就好了。老师,今天还有事吗?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我是说,你没有事,能不能我和你……」

  「我是没有什麼特别的事。」

  「那麼,真田老师,就陪陪我吧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时任带明穗去酒廊。明穗心里多少有一点感谢时任约她出来。如果就那样一个人待下去,會继续想猿渡的事,心情會更沈闷。

  「我不知道可不可以问……真田老师现在有男朋友吗?」

  「这……」

  「向真田老师这样美丽的女性问『有没有男朋友』,本来就是多馀的事吧。」
  「不,不會的。但是,为什麼要问呢?」

  「是这样的。我有一个朋友托我替他的儿子找结婚对象,我就想到老师。」
  「原来如此……」

  「年龄是三十岁,帮忙经营父亲的建筑公司。是很不错的男人,大概是缺少缘分,到这个年龄还没有一个喜欢的女人,做男人来说一定很寂寞。他父亲就说:『你是家长會副會长呀,认识的人一定很多,拜托帮我想想办法……』」

  时任说到这里,点燃一支烟,然後又继续说下去。

  「那个朋友过去照顾过我。实际上,我的工作就是他介绍的,所以没有办法拒绝。真田老师能不能给我个面子,只要见个面就行了。介绍以後,我就算达成任务。拜托老师了。」

  时任向明穗鞠躬。

  「只能说『答应见面』。」

  「真……真的吗?……真田老师!……」

  时任的香烟几乎掉下去。

  「是的。」

  「太好了。这样我就有面子了。什麼时候能见他呢?」

  「对方希望什麼时候呢?」

  「那就要看老师的方便了。」

  「我是什麼时候都可以的。」

  「那麼,这个星期天怎麼样呢?」

  「我是没有问题。」

  「那好,我立刻通知对方。即使对方对老师有意思,如果老师没有这个意思,请立刻回绝。没有必要勉强来往的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「说实话,我真不知道,老师要拒绝的话该怎麼办。对方认定我的人脉很广,不能介绍太不像样的女性。现在我可以挺起胸膛介绍了。呵呵……」

  「时任先生,我也有一件事想拜托你,不知道可不可以。」

  「是,你已经答应我的要求,所以……」

  「猿渡會长还要我参加家长會,可是我不想去,又不好意思对會长说。因此,想请你适当地替我婉拒。」

  「哦。……猿渡先生大概对老师做过什麼事,那个人见到女人就马上动脑筋。我知道了,我會适当地替你拒绝的。」

  「拜托了。……」

  星期天,明穗去约會的地点,是受时任的请托去见穴吹。

  「他说在西装小口袋放一条白手帕,不知道是哪一位?……」

  明穗在店里环视,因为是星期天,里面有很多年轻男女,但明穗很快就发现可能是穴吹的一个男人。

  这时候穴吹也好像发现明穗可能就是约會的对象,所以注视明穗。眼光相遇时,穴吹轻轻点头。「这个人一定是穴吹」,明穗也点头寒暄,然後向穴吹的座位走过去。

  「请问,是穴吹先生吗?」

  「你是真田……明穗小姐?」

  「嗯。」

  明穗点头。

  「我是穴吹,请多指教。」

  「我是真田明穗。」

  两个人都照一般规矩寒暄。

  「我听时任先生说,真田小姐是在高中做老师。」

  「是的,是刚出道的教师。」

  「听说是很好的老师。见到人才知道,绝不是传言,而是真的。」

  「我只是把学生看成自己的弟妺而已。」

  「这件事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很难。真田小姐能做到,我就觉得很伟大。」
  「那里。听说,穴吹先生是在父亲的建筑公司帮忙?」

  「因为我是长子,所以才帮忙。实际上我不喜欢那种工作,本来我也想做教师的。」

  「穴吹先生想做教师?……」

  「你好像觉得很意外的样子。」

  「不,不會的。……」

  明穗摇头。

  「教师的工作,不像外人看的那麼轻松吧。」

  「是的,比想像的难得多了。你知道我向往教师的动机是什麼吗?」

  「这……」

  穴吹把双手抱在胸前摇头。

  「请你不要笑喔。很久以前,不是演过以老师做主人翁的连续剧吗?」
  「对呀。我知道,我也非常爱看。……啊!我知道了。你是看了那个连续剧就想做老师了。」

  穴吹提升音量说。

  「穴吹先生,请不要这样大声说,别人在看了。」

  「哦,对不起。」

  「不过,你说对了。老师的样子很帅,可是实际上的老师一点也不帅。自己当了老师才知道,那种老师只有在连续剧里才存在。我真笨吧。」

  「不,不會的。任何人的动机,差不多都是这样的。」

  「是吗?」

  穴吹点点头。

  「听说真田小姐现在没有来往的男性,是真的吗?如果是那样,我真是太高兴了。」

  「是时任先生告诉你的吗?这个年龄还说没有,实在是很没有面子的事。」
  「有很多女性是有一定的对象还说没有,当我有意请求做朋友时,又说已经有了。对女人的话,我实在不相信。」

  「有过这样的经验吗?」

  「是。……我已经这样的年龄了。」

  「穴吹先生,心目中理想的女性是什麼样的人呢?」

  「这个嘛,最好是像空气一样的女性。」

  「空气?……」

  「有很多女性,只要在身边就觉得烦。家是休息的地方,可是想到家里有那样的女人,心里就怕怕的。所以女性要像空气,分不出有没有存在。……」
  「穴吹先生的要求很困难,不容易找到那样的女性吧。」

  「不,不见得。因为我已经找到了……」

  穴吹笑著说。

  「什麼?」

  明穗故做惊讶的表情。

  「就是在我面前的你。」

  「什麼?」

  明穗更惊讶,几乎手里的碗都要掉下去。

  「我不是空气一样的女人。」

  「不。真田小姐是像空气一样的女性。在一起说话,一点也不會让人感到烦。不但不會烦,能这样和你在一起,心里就感到温暖。」

  「真的吗?」

  「我能明白学生喜欢你的理由。你的心很善良,是非常美妙的女性。这样能吸引别人。我是刚和你见面,已经被你吸引住了。」

  穴吹用火热的眼光看明穗。因为穴吹一直这样凝视,明穗难为情地低下头,同时心里想对方要求做朋友时该怎麼办?因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
  对穴吹一直到今天还是单身汉,明穗感到不可思议。可以说穴吹是明穗喜欢的那种类型。他要提出做朋友的要求,明穗觉得自己會接受。

  「可是,我还是不敢相信。」

  穴吹看著明穗说。

  「是什麼让你不相信呢?」

  「就是你还没有男朋友。」

  「原来是这件事啊。……大概是没有缘分吧。」

  「不,不是那样的。不是常有这种情形吗?因为女性太美,当然會有相爱的男朋友,所以觉得追也没有用。看到真田小姐,就會产生这种想法。」

  「如果是那样,对我很不利。不过,我也有这样的经验,初恋的对象就是这样。因为他那样帅,认为一定有很多女孩喜欢他,所以我就放弃了。」

  「……真田小姐,像我这样的人,能不能以结婚做前提交朋友呢?」

  穴吹用郑重的态度说。明穗在心里想,果然来了。

  「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吗?」

  穴吹连连点头。

  「只要穴吹先生愿意,我是……」

  「真的吗?愿意和我做朋友吗?」

  明穗的脸上出现灿烂的笑容。

  「真田小姐,我们换一个地方,为庆祝我们的相逢乾杯,你能喝酒吧?」
  「只能喝一点……」

  「那麼,我们走吧。」

  明穗和穴吹在这以後,经过多次约會。明穗觉得自己越来越被穴吹吸引,当明穗答应穴吹的要求走进旅馆,是他们第五次约會的时候。

  明穗本来就已经准备随时答应对方的要求。男人和女人,尤其结婚做前提交往的两个人,发生肉体关系也是很当然的。说实话,因为穴吹始终没有要求她的肉体,明穗很想主动的引诱,但还是觉得女人主动不太好,一直克制自己的情欲。
  今天也许是穿比较短的裙子发生效力,穴吹约明穗去旅馆。在明穗来说,是正中下怀。

  淋浴後,明穗回到床上等穴吹。穴吹过来抱紧明穗。

  明穗轻叫了一声,穴吹的嘴立刻把明穗嘴封闭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嘴唇合在一起的刹那,明穗的嘴唇就被推开,滑润的舌头伸进明穗的嘴里。明穗在这刹那张开眼睛,但又立刻闭上,嘴里的舌头缠绕明穗的舌头用力吸吮。大脑里产生强烈麻痹感。身体里的情欲变成一团火,明穗兴奋地用双手抱穴吹健壮的後背。

  两个人的身体密接。穴吹宽厚的胸脯压迫明穗的乳房。穴吹把手指进入两个人的身体之间找到乳头。乳头已经开始勃起,用指尖在乳头顶摩擦时,明穗皱起眉头,双肩开始微微颤抖。

  捏弄乳头时,明穗的颤抖好像更激烈,明穗感觉出有很硬的东西顶在性器上,确实是穴吹的肉棒压迫明穗的花园。当明穗扭动身体时,她的花瓣就受到火热肉棒的摩擦。如果说什麼是最好的感觉,性器受到刺激是最美的感受。明穗的阴部已经开始溢出火热的蜜汁。

  穴吹的舌头这时候已经转移到完全勃起的乳头上。他的手在明穗的侧腹抚摸,产生舒畅的感觉,明穗的头向後仰起。刚淋浴的肉体已经冒出黏黏的汗水。
  抚摸侧腹的手从腰到达屁股上,随著性感增加,蜜汁的量也增多。穴吹的爱抚已经转到核心的部位上。

  围绕花园的丛草沾上蜜汁成湿淋淋的状态。

  湿淋淋的丛草互相缠绕,使肉缝矇矓露出,那是非常性感的表示。

  穴吹把丛草拨开,露出的阴唇已经发黑,从很深的肉缝散发出芳香,溢出大量蜜汁。

  穴吹把嘴压在那里,在淫水的泉源用力吸吮,发出啾啾的声音。

  那种声音使明穗非常亢奋。穴吹在亢奋的性器上用力舔。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  明穗扭动身体,发出甜美的哼声。

  「你真美,这里也非常好,里面大概更了不起,插入时一定美好到极点。……」

  经过舌头舔的阴唇开始膨胀,而且淫秽地蠕动。穴吹用手指拨开肉缝,又继续分开里面的肉门。

  按照尿道口、前庭大腺,腔口的顺序排列。穴吹右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插入肉洞里,同时压迫膣前庭。

  「啊……舒服……好……穴吹……还要……啊……」

  舒畅的压迫感一直向内脏扩散,不久後,明穗在自己的膣口感到强烈抽搐,使身体颤抖。这是肉棒完成向肉洞侵入的工作。

  明穗富有性感的嘴唇张开一半,露出火红的舌头。穴吹遭遇到肉洞凶猛的缩紧,发出欢喜的哼声。

  强烈的性感电流从肉棒上奔驰。沈入充满魅力的女人身体里的感觉,提升穴吹抽插的欲望。另一方面女人的肉洞不停的蠕动,好像要把男人的肉棒完全吸进去。在强烈的缩紧的肉洞里抽插,绝不是容易的事,但对男人来说,那是最大的快乐。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啊,进来了……」

  明穗的手抓紧床单,好像述说自己的喜悦,不停地扭动身体,从子宫深处涌出强烈快感。

  在耻丘上感受到强大压迫感,表示已经把肉棒完全吞入。

  「明穗小姐,我越来越爱你了。」

  穴吹开始抽插,明穗被性感包围。穴吹一面抽插,一面自言自语地说出令人听不清楚的话,明穗听到以後感到惊愕。

  (难道这个人是……?)

  明穗的脑海里又出现在公园受到凌辱的情形。这种自言自语的习惯,……强奸明穗的可恨男人,原来就是这个穴吹!

  (不能原谅他!)

  明穗用尽全力收紧肉洞,几乎要把里面的肉棒夹断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